參考消息網4月27日報道 美國《華盛頓郵報》4月25日刊登題為《奧巴馬亞洲之行的陰影:中國讓美國驚恐的三個方面》的文章稱,美國總統奧巴馬對亞洲四國的訪問是華盛頓為“重返亞洲”和“再平衡”作出努力的跡象。亞太地區擁有全世界最生機勃勃、令人振奮的一些經濟體。正如奧巴馬的前國家安全顧問托馬斯·多尼倫近日在《華盛頓郵報》發表的文章中所寫,政府非常希望走出過去10年“在美國國家安全政策和資源中占主導地位的”戰爭和占領,“轉向能帶給美國最重要機會的地區”。
  文章稱,亞洲絕對不是一個沒有紛爭的地區。奧巴馬這次四國之行——日本、韓國、馬來西亞和菲律賓,四個與美國關係密切的民主國家——是對盟友的訪問,它們都在不同程度上擔心新崛起的超級大國中國。雖然美國官員一再否認美國試圖“遏制”中國的說法,但北京似乎相信這種說法,許多觀察家也是。以下是在奧巴馬亞洲之行中對中國的恐懼顯得很突出的三個方面。
  太平洋的力量平衡:幾十年來,美式和平開創了亞洲的現狀。美國的軍事主導地位仍是事實,但過去20年中國“咄咄逼人”的軍事擴張使人們對長遠的力量平衡產生懷疑。去年,中國投入使用了17艘新軍艦,比其他任何國家都要多。它打算在2020年之前擁有數艘航空母艦,併發展了規模相當大的核潛艇艦隊。
  文章稱,隨著中國軍事力量的增強,它與鄰國因爭議領土發生了越來越多的外交爭端,尤其是南海和東海島嶼。過去一年,它因釣魚島與日本爆發了危險的緊張局勢。
  平息亞洲的混亂局面並不容易,對一個希望支持傳統盟友又擔心與中國對抗的政府來說尤其如此。奧巴馬在東京發出的矛盾信息就表明瞭他外交上的尷尬處境。
  中國的全球腳印:中國正把競爭帶到亞洲以外的地區。中國已經超過美國,成為世界最大的貿易國。
  文章稱,中國投入數十億美元在世界各地建設大型項目。從巴布亞新幾內亞到秘魯,其國有公司正投資並建設道路、礦井、體育館和大壩。中國企業不斷擴大的規模引起了關於全球政治未來的棘手問題。奧巴馬政府之所以要加速達成《跨太平洋戰略經濟伙伴協定》,在一定程度上就是為了在這個它曾經是毫無疑問的霸主的地區重申美國的影響力。
  與俄羅斯的友誼:在西方努力應對莫斯科對烏克蘭的高壓攻勢之時,美俄關係糟糕不是什麼秘密。隨著烏克蘭危機加劇,美國正揚言對俄實行新一輪製裁。但是經常在聯合國安理會與俄羅斯勾結的中國,在某種程度上為俄羅斯提供了逃避的方式。
  文章稱,俄羅斯和中國找到了更多理由加深其政治和經濟關係,擴大貿易和軍事聯繫。
  與此同時,美國在亞洲的民主盟友也發生了爭執——日本民族主義政府激怒了韓國——印度和東盟國家似乎也不願幫助美國與中國抗衡。美國重返亞洲也許能使它逃離西邊的泥潭,但這裡本身也有很多麻煩事。
創作者介紹

辦公室出租

wr86wrbzm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